首页 > 财经 > 证券基金 > 正文

9家“预披露”银行募资合计最高达502亿元 监管或“打四折”放行

核心提示: 记者对于拟上市银行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进行了独家比对和测算:按照银行最高发行规模或发行计划测算,9家银行合计募集资金规模上限可以达到502亿元(按照2016年和2017年银行股IPO情况,发行价大多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对应)。

在17家A股排队银行中,IPO进度为“预先披露更新”的9家银行无疑距离A股市场最近。

记者对于拟上市银行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进行了独家比对和测算:按照银行最高发行规模或发行计划测算,9家银行合计募集资金规模上限可以达到502亿元(按照2016年和2017年银行股IPO情况,发行价大多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对应)。

不过,鉴于2016年以来年监管部门批复的银行股发行规模大多是《证券法》规定的下限——发行股份数量占发行后总股份的10%,最终监管放行的募集资金或许仅能达到186.5亿元,也就是接近募资上限的四折,对二级市场资金面的影响也将十分有限。

9家银行IPO进度最快

募资上限合计502亿元

2018年伊始,目前共有17家银行在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白名单”排队IPO,最快的进度是“预先披露更新”,最慢的也是“已反馈”。据记者独家测算,9家已经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的银行募集资金的上限可达502亿元。

哈尔滨银行拟发行不超过36.66亿股A股。截至2017年中期,归属于该行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3.54元,且每股净资产远高于目前该行H股股价。按照每股净资产作为发行价计算,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可以达到129.78亿元。

威海市商业银行截至2016年年底的总股本为41.71亿股,该行拟发行股份数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25%,即发行上限为13.9亿股。此外,截至去年中期,该行每股净资产为2.35元。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可以达到32.67亿元。

瑞丰银行拟发行股份数不低于1.51亿股,且不超过4.53亿股。截至去年年底,该行净资产约为81.56亿元,股本总额13.58亿股,每股净资产约为6元。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最高可达27.21亿元。

江苏紫金农商行拟发行的股份不低于总股本的10%,不高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即不低于3.66亿股,且不超过10.98亿股。该行截至2016年年底的每股净资产为2.83元,募集资金规模上限为31.07亿元。

长沙银行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截至去年9月底,该行每股净资产为7.42元。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可以达到74.2亿元。

青岛农商行目前的总股本为50亿股,A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66.67亿股,发行的股份不低于总股本的10%,不高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也就是说,拟发行的股份不会超过16.67亿股,也不会低于5.55亿股。截至2016年年底,该行每股净资产为3.23元,募集资金规模最高可以达到53.84亿元。

苏州银行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截至2017年中期,归属于该行母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7.13元。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可以达到71.3亿元。

青岛银行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9.77%。截至2017年中期,归属于该行股东的每股净资产接近4.5元,不过,该行近期H股股价明显高于每股净资产,其A股发行价是否与每股净资产划等号存在悬念,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上限可以达到45亿元至56亿元之间。

郑州银行拟发行不超过6亿股。截至去年中期,该行每股净资产为4.34元人民币,且高于目前该行H股股价,该行的募集资金规模可以达到26.04亿元。

募资总规模或被缩减

下限约为186.5亿元

2016年银行股IPO虽然是时隔六年后重新开闸,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实际的“二级市场影响力”显然远低于预期:9家次新银行股合计的募集资金净额不足300亿元。

现实与预期差距的主要原因是拟上市银行的发行规模被监管部门压缩。2016年和2017年获批发行的股份数量大多占发行后总股份的比例仅为10%,也就是说,是按照《证券法》规定的下限“贴地发行”。如果按照下限标准计算,目前9家排队银行的发行规模较上述上限数据则会有所变化,合计最低约为186.5亿元。

其中,哈尔滨银行最低可发行12.22亿股,募集资金43.26亿元;威海市商业银行最低可发行4.63亿股,募集资金10.88亿元;瑞丰银行最低可发行1.51亿股,募集资金9.07亿元;江苏紫金农商行最低可发行3.66亿股,募集资金10.36亿元;长沙银行最低可发行3.42亿股,募集资25.38亿元;;青岛农商行最低可发行5.55亿股,募集资金17.93亿元;苏州银行最低可发行3.33亿股,募集资金23.75亿元;青岛银行最低可发行4.51亿股,最低募集资金20.2亿元;郑州银行最低可发行5.91亿股,募集资金25.65亿元。

发行规模

与估值相关市盈率是关键

决定拟上市银行发行规模和发行价格的最核心要素是市盈率指标。贵阳银行2016年就是凭借发行价格对应的市盈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避免了推迟发行,也是在2016年银行股IPO中,唯一一家发行规模与预期维持不变的。

事实上,由于较早上市(2010年以前)的“16家学长”银行股太低调,2016年银行业A股新兵们即使按照每股净资产作为发行价也可能面临被界定为高估值发行的窘局(市净率高于行业均值)。

据记者独家测算,按照发行价格不低于每股净资产计算,上述9家银行的市盈率最低不足5倍,最高约为10倍。其中,郑州银行的市盈率低于5倍,长沙银行的市盈率约为5倍,威海市商业银青岛银行和哈尔滨的市盈率略高于7倍,江苏紫金农商行的市盈率低于7.5倍,其余银行的市盈率超过了7.5倍。

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二级市场平均估值水平(7.6倍左右),郑州银行和长沙银行的市盈率均显著低于行业均值,也最有希望按照预期上限规模发行;此外,另有多家银行的动态市盈率略低于行业均值或与行业均值接近,有望保持预期的发行规模。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朱业勤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