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宝眼看金融 > 正文

丁远:长期业绩决定企业股价

核心提示: 12月17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论坛在济南举办,中欧法国凯辉会计学教席教授、副教务长丁远教授发表了主题演讲。虽然丁远是国际企业会计领域的顶尖学者,但更让记者更感兴趣的是他在量化投资领域的尝试。他创立的指数中性基金曾在2013年获得了“量化投资最稳定投资回报奖”。对于近期国内股市的表现,丁远教授直言看不懂。

12月17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论坛在济南举办,中欧法国凯辉会计学教席教授、副教务长丁远教授发表了主题演讲。虽然丁远是国际企业会计领域的顶尖学者,但更让记者更感兴趣的是他在量化投资领域的尝试。他创立的指数中性基金曾在2013年获得了“量化投资最稳定投资回报奖”。对于近期国内股市的表现,丁远教授直言看不懂。

问:2012年有人评价您最淡定对冲基金经理。今年下半年,资本市场有了很多不一样的气象,您是否“淡定”如初?

丁:如果我说自己“淡定”,别人肯定不信。但是如果放眼看后20年,我相信很多人就不会存在这个疑问了。

从2008年之后,国内一直压抑着一股交易冲动。沪港通之后,国内很多人对于外部资金参与国内投资有一定的预期。这也造成了很多冲动性交易的产生。但是我们的数据发现,国外资金进入国内的情况并不理想。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前些年我们的股票交易还基本遵守交易高成长性股票的原则,这轮上涨交易的却是一批不成长股票(券商股除外),特别是银行股,今年的业绩情况并不太好,上涨40%-50%是不正常的。

我个人的结论是这一波行情不会持续,但是这与中国无牛市不是一个概念。十八大之后,让市场做绝对性的主导成为一种主流的声音。中国经济要转型,也就是从原来的发展模式切换成另外一种模式。以地产、投资拉动发展将成为过去式,我们现在看到上证50,沪深300,全是一些巨无霸公司,占了很大的比重。转型的成功意味着,未来这些大蓝筹的成长性会低于其他2500家企业的平均水平。

国外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个问题,中金公司的一份报告分析了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韩国在上世纪90年代的股票结构。在早期,金融、矿产、基础建设占比很大,之后是向服务类、消费、制药类等行业转变,这个规律也同样会在国内出现,代表了一种趋势。

问:对国内很多投机者而言,“稳定”投资策略似乎并不讨巧,您为什么考虑从稳定入手?这些基本的投资理念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丁:长期业绩是由基本面决定的,业绩的基本面决定了企业的股价。但是在国内市场,我们不能做长期投资的乌龟,要做长期投资的兔子,这是很重要的原则。

我是价值投资者。但国内企业的治理模式决定了非常多的不可预见性,这其中蕴含的投资风险是非常大的。以民企为例,由于一股独大,实际控制人有很大的不可控性,很多决策是没有制衡的,这导致很多民营企业家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前段时间停牌的海产品养殖企业,发展到一段时候之后会突然选择做房地产这种不熟悉的行业,这种拍脑袋的决策都会对投资者造成较大的影响。

在我投资的股票池中,我每三、四个月会对每一个持仓公司做体检,一般的企业只保留四个月。我们建立的模型可以通过最新一期的财务报表,外推其未来五个月的发展。举个例子,曾经有一个个股为我创造了很大的价值。但是在2011年的3季度,数据模型告诉我,该公司的销售收入的增长低于其应收账款的增长,这种先行指标露头后,我会果断调仓,之后的结果也是印证了我的想法。

问:给我们的读者一些建议吧?

丁:就和你的选题一样,实际上我的投资策略没什么新闻性,我个人也没有太多想法, 只是把问题想透彻了,坚持做。但是,我希望目前的投资者能坦然面对踏空。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来看,套牢和踏空对投资者的心里煎熬是一样的,但是踏空本金还是在的。投资就是跟自己做斗争,看别人弄点,我也弄点,就很危险了。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朱业勤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