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正文

银行理财将遇“源头”监管

核心提示: “要下决心整顿各类理财业务。” 5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的一席话,预示着理财业务即将迎来新一次的规范性调整。

银监会理财业务

“要下决心整顿各类理财业务。” 5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的一席话,预示着理财业务即将迎来新一次的规范性调整。

分类监管

按照刘士余的说法,若不整顿,极易把投资者,包括社会公众导向追逐短期高利,不追求长期回报,对资本市场的发展产生极大的溢出效应。

除了央行方面的表态,据悉,银监会也将对理财业务进行新的“规划”,即未来将对银行理财业务实行分级持牌和分类监管,部分风控能力弱的银行将与理财业务发行“绝缘”,只能参与代销。

“主要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市场发展。”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财富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增武表示,“现在不少中小银行是在变相地为归属地的地方政府来做信贷支持,这是下一步需要规避的现象。”

从具体措施来看,经营理财业务的银行将被分为A、B、C三类,持牌标准的主要区别体现在投资方向上。其中,A类投资范围最广,也只有A类能投资“非标”,投资比例依然要满足“8号文”要求;B类只能投资高等级信用债等风险等级相对较小的标准化资产,不能投资“非标”;C类银行只能代销,而不能发行管理理财产品。

一位股份制银行零售业务人士直言,尽管监管层对理财业务的规范与整顿是持续深入的,但业内公司总是不乏一些“创新”的变相手法,实质都是为了规避监管,“若要彻底堵漏,就需要从源头限制,治理无序状态”。

如果新规予以实施,长江证券(000783)分析师黄飙认为,监管的进一步收紧,将使银行非标业务继续承压,息差水平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可以肯定的是,分级持牌后,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同质化严重的现象。常年以来,由于理财市场上大量同质化的产品的存在,虽然导致了一些环节交易成本的下降,但也带来了深层次的负面影响。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结构金融研究室研究员袁增霆曾表示,随着竞争加剧,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上升,具有相当规模的理财产品将资金运用于低效率资产和泡沫资产,这已经开始类似于美国金融机构在次贷危机之前发放次级贷款、从事“掠夺性金融”的窘境。

此外,除了分级持牌和分类监管,在架构方面,理财业务也将面临调整。具体体现为,独立的事业部条线。

推进事业部制

早在今年年初,银监会监管工作会议就曾提出,理财业务可在银行内部设立事业部分类管理。例如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曾表示,“理财业务改革的关键,从根本上讲,是要按照国际通行原则,建立风险防范隔离墙,实现理财业务机构和运营与存贷款业务机构和运营彻底分离。作为过渡,当前可在银行内部设立事业部”。

近日亦有消息称,监管层已召集部分银行理财部门人士就银行理财事业部制改革的相关管理办法征求意见。业界普遍预计,统一设计产品、核算成本、控制风险的理财事业部改革将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

对此,黄飙认为设立理财事业部可以有效地将银行自营和代客理财业务分开,使得理财业务在产品设计、销售和后续的投资环节在一个闭环内完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理财业务的信息透明度、规范相应的交易流程,达到降低风险的作用。

“如果能够落实,对银行来说是件好事,这类似于证券系、保险系的资产管理公司,实行风险隔离,独立的法人,独立的核算和运营,一旦出现问题,也不会影响到整个银行的业务。”王增武表示。

就进展情况来看,交通银行和光大银行(601818)资产管理部已在探索理财事业部制。“在早前已经在探索,比如某某中心等形式,由其进行产品设计和分配额度,现在如果独立出来,就是整合与调整,落实难度应该不大。”光大银行人士表示。

但在王增武看来,虽然银行方面也希望将理财业务独立出来,但事业部改革后,银行首先面对的就是利润增长点的问题。通常,理财产品的发行、资金来源还是要依赖银行零售部、公司部等渠道,理财事业部制后,渠道费用将会面临调整。

而无论是从源头治理还是架构改革,对于我国尚处初级阶段的理财市场,无疑都是让“无序”变“有序”的尝试,在此基础上,为了更好地规范市场,王增武还建议引入独立的第三方评级机构,加强外部监督。“用统一的监测平台进行第三方评价,给投资者一个最真实的声音,不仅针对产品,也针对发行主体,以此改变信息不对称的环境,这需要由一个中立的机构来传递。”王增武表示,目前这类机构的发展还不算成熟,没有官方的授权和认可,权威性有待进一步完善。

现在不少中小银行是在变相地为归属地的地方政府来做信贷支持,这是下一步需要规避的现象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雪